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棒头死去方能活,诈死佯活最不堪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那一天呢,大师兄在座,我在座,还有那个刘明信。所以就是说在座的人很多大家都是熟的。刘明信现在是广播学院的一名教授,在无线电上很有造诣。那么头一句话是夏老师说的,就跟大家说了一下——在这个时候李忠洪(李忠老)并没有在座,看这个意思啊,并没有在座——就是因为陈大师兄谈这些问题,所以夏老师给大家说了说这个事。我曾经问过李老:“诸大祖师都开悟了,开悟之后为什么还念经呢?”他不都解决问题了吗?怎么还念经呢?问了李老,当然李老有回答,回答没有记。看来这个回答呢,就不圆满,后头有“李忠老念佛不得力”。这一段的后头有很长一大段都谈到李忠老的问题。李忠老真正是一个很廉洁、很刚直,在现在来说就是行为很稀有的一个人。读经之多目前没有第二个,咱们目前再找这么一个,没有。这人好极了,读经也是非常深入,读得非常之广。但是,最后几分钟没上去,他就是这一类。这里头还是有原因的,不是偶然的,这些事所以我们很值得专题地再研究一次。这个问题没有答。没有答,夏老师有答案在后头,现在我们按这个说下去。那么李忠老呢,为什么联系在这儿说呢?也就是打不碎。打不碎的话,你再有怎么样怎么样,都是一种行动,都正确,你再懂得很多很多经论,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的,你打不碎呀。打不碎,问题在哪儿?我相不净。既然有了我了,什么问题都不好谈了,就是这个问题啊,我的体会是这样子。

  所以底下夏老师就举了一些事儿。举这个所谓打棒子啦,首先二句是“棒头死去方能活,诈死佯活最不堪”,这一棒打下来真把你打得死掉了,这个你才能够真的活。就是说你在这个棒子底下没有把你打死,你也就不能真的活。所以我们总觉得打不死我才能活呢,打死了我怎么活呀?所以宗门就说“大死大活”呀,没有个大死,绝没有大活呀。没有小死也就没有小活呀,你不死一回,就活不了。所以再说一句,“诈死佯活最不堪”了。你这个死不是真死,“诈死”——诈死有自觉的,有不自觉的——“佯活”,我又说我活了,这个最不堪呐!“不堪”呢,不堪造就呀,不堪救药啊,不堪设想啊,都用这个不字儿,用这两个字啊。有时候我们就说到某一个人,就说这个人简直是不堪啦,就不再往下说了,一是不忍再往下说,这个不好出口了。再要说嘛,好像也就脏了我的嘴,脏了我的牙了,是不是啊?这个就是说这个人不堪呐,这就到头了,这样的人是最不堪!这是古德的话。所谓棒头死去方能活,诈死佯活最不堪。那么一个就是说这个棒啊,那就是超出了所谓跟你提个意见的那个棒。所以禅宗啊,就是棒喝!德山祖师啊,这个人进了门之后,没有话说,当头就是棒,就打呀。这个“棒”字底下那个“喝”,大喝一声把你喝出去——北京话说“hǎ”出去,就是那个“喝”, “喝”字大家念变了音了——高声的喝斥,没有什么商量,在这个“棒”跟“喝”之下,你如果真的死去才能够活呀。



  其他相关文章
· 下一页:大死大活,怎么死?怎么活?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