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此二关不破,任你谈玄说妙,终是门外打之绕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但是我们学佛的人呐,一个就是要有信心,相信我本具一切,我就这么熏习,必然增长!虽然没出来呢,必然增长!要具有这个信心。同时戒慎恐惧,视履考祥。我这一天怎么样?我总结总结。我得力不得力?也不是说我自然就增长了,相信这个,我就睡大觉,我也不管。自个儿总结总结看看,检查检查。检查发现问题你还是很自自然然的嘛,那不好的东西,有妨碍的把它扔掉,那好的就巩固嘛。这还是很自然,还是顺着这个劲儿嘛。你拔苗助长就是横劲,那是不行的。你整个不管,我也不浇水了,我也不灌溉了,一年我都不去看一看,这样种这个林子能成活啊?不行吧,是不是?所以就是这样,这是辩证的。

  最后就提到先得没有我相。刚才我说了,为什么打不碎?为什么种种障碍?为什么修行上出种种问题?实际上这个根就在这我相上,在这儿总是有个“我”字啊!不知不觉在种种地方,不管是程度高,程度低的,有各种不同的“我”呀。到了《圆觉经》那就说,你认为你自个儿是悟了,认为你自个儿证了,还都是我相,还都是思想里头。所以这个是很深入啊,我们没有谁能逃出这个问题呀。你只有没有了我相,才没有其他的相。现在不要去管别的,我这又是法相啊,执着不执着了,你先不要老突出你个人,不要老是从你个人出发,老是你个人那个成见,老是考虑个人的荣誉地位,我自个儿的爱。这个“我相”包括我的爱好、我的见解、我的生活习惯、我的个性,这一切总之都是我相。什么叫我的个性?那个个性我都成了性了。发挥我的个性,你发挥你什么个性?发挥你的我相!你要是没有我相,还有什么叫“我”的个性?都是围绕“我”了,还觉得很光荣呢,正确!我有我的个性。你什么个性?我相!

  底下说,从打碎另造真下功夫,很要紧,都很恳切。但你不打碎,你就慢慢怎么熏习,好好下工夫,你也可以有进步。但是,一种就是说有的可能不知不觉就走上了错路。假如不走上那些错路,你不打碎另造,也在那儿用功,那只能爬,就不能飞跃。如果你真能打碎另造,破了我相了,常常观照,不让这个“我”字当家作主。真能打碎另造,真能下一番工夫,你就可以跃进。这个进就是一个质变,就不是渐变,不然怎么叫跃进?大家想质变,要跃进也就是这样,就是这个道理。你又想跃进又不想打碎,那就不行。这个话说得很清楚。那并不是说你不行。那我怎么办?你这么的也可以,你现在先这么做下去,慢慢熏习,慢一点嘛。

  再引《自警录》的两段,就说明夏老师对于这个问题要求自己要求得很严格呀。自警就不是劝别人的,是自己警戒自己的,这话就很严格。我们都是夏老师成就啊,要求自己很严格的。“须先打破自欺一关,始有商量处”。不要自个儿糊弄自个儿,不要把自己摆在一个不正确的地位。有一天我跟齐大师兄说,现在人的通病就是把自己摆高了。你把自己摆高了,就是自欺嘛。你必须打破自欺这一关,“始有商量处”,才能商量问题。“须灼然见得自己满身过失,功夫始有着手处”。要谈功夫,从哪儿着手?你得灼然见得,跟火似的那么清清楚楚地见到自个儿满身的过失,在这之上谈功夫,你功夫才有着手。在哪儿着手?你没有过这一关去谈功夫?自欺!欺人!夏老师说,“此二关不破”,这两关不破,“任你谈玄说妙,终是门外打之绕”,在门外“之”字绕,进不了门。你谈玄说妙,不在这地方下工夫,你说得再深,大乘经典背得烂熟,都是自欺之谈。虽然说得玄妙,你是在门外头转呢,没进门。这很深刻。



  其他相关文章
· 下一页:初六允升大吉,上九视履考祥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