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开悟像什么?像贼入空室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所以禅宗有个公案,开悟像什么?像贼入空室。哎呀,想进来,想什么,就去撬门撬锁,进来之后不一定有什么好东西呢,门好容易“哗”的一下子开了,进来了,忽然很高兴,相当于开悟时那个惊喜的心。进来一看,什么都没有!空的!这想偷的心一点都没有了。你想偷,没有。这也是开悟的一个比方。贼入空室,就死尽偷心了,这就悟了。不悟之前你总是偷心在用事啊,所以必须“除尽有所得心”,必须把这个有所得的心除干净,“方能行至行不到处”。这些咱们所讲的大手印、大圆满、禅宗的的明心见性,这一切是个“行不到处”,是所谓的修行种种行你所行不到的地方。禅定许你得,神通许你得,那有一定的嘛,你去行就得到这个果嘛。这个不是!这是个“行不到处”。你怎么能够行到一个行不到的地方呢?必须“除尽有所得心,方能行至行不到处”。

  附文:黄念祖老居士《谷响集》相关开示

  大函敬悉。承询树上之猴,必以一手攀枝,若双手齐放,即是悟境之说。此为老学长数十年来久参之老问题,既承下问,焉敢缄默。只好再扯一堆葛藤。禅云:“撒手空行。”又云:“如万丈悬崖,纵身直下。”此两语与老学长所聆之法喻相似。教云:“真心以实相为相,妄心以攀缘思虑为相。”有所攀缘执著,即是妄心用事。双手齐放,顿无所攀,即是离妄。离妄即真。故云:“不用求真,唯须息见。”又云:“但尽凡情,别无圣解。”此时若有毫厘求真作圣之念,便是头上安头,于是猴子又攀住一枝新条矣!正当悟时,赤裸裸,净洒洒,取舍情尽,凡圣体空,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非思量分别所能及。喻曰:“如万里寻亲,突于十字街头,一眼看见亲爹。”此喻初见本面时之惊喜也。又喻曰“贼入空室”,此语更好,盖喻:“死尽偷心”也。可怜生这个小偷,冒危险,费心机,撬开门锁,谁知室中空无所有,于是这一颗炽盛的“偷心”顿然止息。这也即是双手齐放之喻也。数喻合参,或能稍窥悟时情景。至于函中所引《宗镜》法语,均是妙谛。正宜“蹑解起行,行起解绝”;“此是行时,非是解时”。近颇有以“解”为“悟”者,此皆错认驴鞍桥为阿爷下巴颔者也。猿猴之病在于舍一取一,厌喧求静,弃秽取净,除迷求悟,舍凡求圣,去妄想入禅定,出生死求涅盘,总之手中必牢执一物,可换而不可无,故永无了期。此尚属上者。近更多有双手齐执之行人,纵变为三头六臂,每臂也必须执着,爱锁情枷,名缰利锁,邪见疑根,一一视同拱壁,爱玩不舍。如是修行,徒自欺耳!老学长久侍上师,闻法独多,修法又勤,此皆多数师兄所未能及者,敬祈百尺竿头,日新又新。敬献刍言,以备采择。



  其他相关文章
· 下一页:偷心不死,滴水难消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