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心体能知,知即是心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又引一部书叫《心要笺》,心要的这个著作,叫《心要笺》。他说是“心法本乎无住”。那不就是心地法门吗?心地法门以什么为本?以无住为本。《金刚经》说: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”这个事,好好想一想,你抓一个什么你不是有所住吗?既然叫你无所住,你偏要有所住,这就不好办了,是吧,那无住啊。这无住的心体是灵知不昧,这个“知”字,是灵知不昧,是灵明地知道,没有昏昧,了了常知。比方像一个摩尼的宝珠,这个摩尼宝珠像咱们的心。

  怕我们不懂,又打了一个比方。你看这永明大师慈悲呀,他说我再打个比方,像摩尼的宝珠。摩尼宝珠就比方咱们灵知的心,这颗宝珠它是圆的,它是光明的,它是干净的。珠子那不是光明、干净、圆吗?这个圆、明、净打比方就是咱们空寂的“知”。咱们空寂的“知”,就是圆的,圆照一切,是清净的,是光明的,能显现一切的,就是咱们的灵知。珠子本身没有一切颜色的这种相,珠子不带黄、绿,但是当这摩尼宝珠,什么色到它之前,它就显什么色。色相,红黄蓝绿自有差别,咱们这个摩尼宝珠都能显现它,但是明珠并没有改变嘛。镜子嘛,那儿有个绿水壶,这儿有件蓝衣服,种种的各种颜色在镜子出来嘛。这就譬如咱们的心嘛,他知啊,一切都显现嘛,灵知啊!一点昏昧没有,清清楚楚,绿的就是绿的,篮的就是篮的,黄的就是黄的,但它绿了没有?它黄了没有?关键就在这儿。你跟着它绿了,黄了,你立知,那你就是无明本嘛。你朗朗常照,你这里并没有绿,并没有黄嘛,这是灵知。

  引菏泽神会——神会小师,在六祖中最小的弟子。六祖圆寂了,大弟子都痛哭啊,只有这个神会神色不动。这在《坛经》有这个记载。只有神会他不动声色,水平很高。大家都知道胡适,胡适写《中国哲学史》,哎呀,全世界出名。《中国哲学史》写了个上集,古代的,后头这中集再也出不来了。为什么出不来呀?写到中集就写到唐朝了,唐朝就有佛教了,佛教他本来也好写,根据他那些西洋哲学的学问也可以随便说,有所评论。到了六祖,他就不好办了,这个人怎么办?超过了他的框框。等到碰见神会,他决定不写了,他没辙了,再写他就把他自个儿也否定了。他不能昧着良心,抹杀客观事实,胡说什么——有些人就胡说了,那就不是学者,是官啊,那什么都可以说——就在中间出不来。而且胡适还有一个特点,胡适单给神会写了传,很特殊。所以永明大师也特赞神会,称为神会小师,不是说他成就的小,他年岁最轻,那时是个童子,所以我们不轻视小孩儿。

  六祖死了,他不动声色,他怎么说?他说是“于空无相处,指示知见”,就指你众生那个知见。这不是咱们这个“知”,要分别一下。“了了常知,不昧心性”。这指咱们众生的灵知,就是本性。底下就说,心常寂就是自性的体,心常知就是自性的用。一切事情都有体有用,有个本体,有个作用。讲体讲用,咱们心是以什么为体?以什么为用?一个镜子,玻璃它是体,能照是它的用,是不是?虚空照什么?这镜子有个体,心也有个体。心以什么为体?以寂为体,常寂就是体。常知就是用。没有用怎么能显体呢?只知体没有用,那叫什么体呀?所以“知”就是关键了。所以菏泽直接说,这是永明大师的话,“菏泽直云”。“心体能知”,心的本体能够知道。“知即是心”,这个“知”就是心。所以大家不要再随便再换字,只有老老实实依照古人的东西,自个儿好好去体会。



  其他相关文章
· 下一页:元神还是身,不出身见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