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被催眠了眼识所见就不同(障眼法)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就是李老说这个什么张某某,什么阿力一下子他把这个皮包,把这个录音机啊。现在是钱学森搞了一个实验。他找了这么一个人,奇异功能啊。这个录音机唱着录音之后他这一下就让录音机进入那个保险柜了,这儿在唱,进去还唱。那电线怎么办呢?电线从那保险柜不是还有个缝吗?缝连着那个插销插着呢,他一拍桌子就进去了。那么据他说什么有个人帮他忙嘛。这个大家用科学去研究就好难办好难办呐,这到底怎么回事?它本来空。

  这都是你的妄想,你就认为它有这么个东西堵着不能进,没这么回事,没有这么回事。那个阿力其实也并不很高。好像是老拿鼻子去闻,水平不高嘛,靠闻东西,有人说他是狗,有可能还是别的,东嗅西嗅,闻得很多。他就有这种法术、这种所谓妖通吧,你不管你什么通吧,总之说这个为什么能够如此,你就利用个术也罢,总之它是什么,它有一个根本,根本这些东西是不存在的,很多是障眼法呀。

这个障眼法顺便说一说,从前那个东风市场有个茶楼,从前是没拆之前有表演杂耍的摊,就是变戏法的。(有个人在)喝茶,茶楼很高,茶楼那边看底下变戏法,看到大家非常入神。他觉得很平淡,很平淡。待一会看这魔术的也上来了,“啊,今儿这个精彩呀!”他就问你们看见什么东西精彩?在楼上看,他没有被催眠呢,他在楼上看不在它催眠范围之内。看的人被它催眠了,就看见把那大牛拉坛子里去了,所以他就看见精彩得不得了。这个平淡无奇,这些人干嘛这么发愣,所以这都是障眼法。

  日本人打仗,我在北京本来想那时出国,出国不成了,我也不愿给日本人做事,在北京念念英文,就跟一个英国老太太聊天,她读了一个话剧本,讲得很神,她问我:“你信不信?”我说:“我不信,这是编得好玩的。”她说:“我信,印度真有这么一回事。”他们打坐,出这些事,就跟咱们《聊斋》里头《偷桃》是一样的。把一根绳儿一扔,扔到天上,这个人爬着绳子上天了。经常这么表演,后来就要给他照电影,等到电影照出来之后这个人始终坐在那儿没动。电影机不受催眠,它没有意识。我们眼识一来,意识就跟着来了,被催眠了你就看见这个人上天了,实际上他真的坐在那儿没动。有许多所谓障眼法啊。我们看到的许多东西属于共业啊!没有看到那个实际。



  其他相关文章
· 下一页:第一念有时不可思议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