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第一念有时不可思议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“第一念”“第二念”,我自个儿也有这个经历。解放了,到山西大学去教书。自个也要有个小型的佛堂啊,我就想请几个舍利,舍利很多,有几十颗舍利,我就想,哎呀,哪一尊愿意去山西呀?我拿了根针,拿针来请吧,哪一尊愿意去,我就用针把它吸过来。到前殿拿棉花擦一擦,我就拿这根针到舍利瓶里去沾舍利了。几十颗里头就沾上一个,用针把这个舍利从舍利瓶拿出来,放在这舍利瓶里头,然后又沾第二个。沾第三个,我就动念了,我说这针跟舍利之间没有吸引力呀,既不是磁也不是电,它为什么能吸呢?这一念之后再怎么沾也不吸了!福生在旁边看呐,他们就认为这针就是能沾的。所以这一类我们也可以说,没有任何杂念的时候,只起这么一念,这一念不被别的杂的东西搅在一块,这么孤零零的一念呐。他要去大殿拜佛啊,举这个塔,举这个钵啊,你用针可以去沾舍利等等,这个时候真是很特殊。

  我从干校回来,那很高兴啊。以前要回家回不来,说是问题太严重,天天告诉你,你等着进监狱吧。(现在)什么事都没有了,什么都恢复了,教授也恢复了,职业也恢复了,回北京了,很高兴。(农场)派一个车子送我们到车站,到车站离我们这里还有几十里路,车后头那个板已经装上去了,放下来上车当然很容易了,车后那个板已经立起来了。那么地上还有别人的东西要带,我一时就是帮帮忙嘛,两个铁炉挺大个的,就过去帮他忙搬了一个搁到车上。搁上车后,我当时觉得这个倒挺痛快的,轻得像个树叶子似的。

  旁边一个女的:“哎呀,你这个可真了不起!我回北京我非跟你学气功不可。”我说:“我不会什么气功,我什么气功啊。”她说:“啊,你这真可了不起。”我说:“这有什么。”她说:“你没看见。”我往旁边一看,车上一个开车的,还有两个跟车的,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。那两个跟车的在后头举着这个炉子,这个两个炉子,我搬上去一个,那两人举这个炉子,不是那有个板吗?这个炉子刚提到这个口上,就上不去了。这两个人上不去,费劲,后来那个司机过来了,从底下三人托着,才越过这个板拿过去,你看见没有。到这时候,我才感觉得还是挺沉的。

  那你在无心之中,没有这种思想,就说它很沉,我的力量不够的概念。而它就很轻,我觉得很轻,怎么这个像个树叶子似的,一提就上去了。不要说是气功,我一点气功都没有,这不是什么气功,就是聚精念。就好像那个念着念着佛出去了是一样的。这一类说明什么,我们不是谈奇异功能,这就谈出“第一念”“第二念”,我们这一切都是由于妄想执着呀!为什么我们今天是这样,没有什么能力,就是由于自己的妄想执着呀,这也是一个证明啊。



  其他相关文章
· 被打的高峰禅师;平常心是道
· 你不要计较分别,单单纯纯起这一念
· 被催眠了眼识所见就不同(障眼法)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