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矜躁卜度(入第二念)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那么底下就是“第二念”了。“若矜躁卜度”。矜是矜持,再说得不好一点,自矜就是自傲,再有矜其功,尊其位。矜就是夸耀,自矜,自个儿比别人强,这当然不行,这很容易懂。显摆自个儿,夸耀自己,这个“矜”字当然就不好了。矜持就不好,这个地方很细,矜持是怎么着呢?这个人就好像是,我老是要注意着一点,我得有一点威仪,我要表现得像个修行人嘛,我要表现得我应该是有修养。矜持不等于善护己念,善护己念就是好的。所以大家不要这么矜持,那我们都放任,放任更错了。所以菩萨善护己念,善护己念是在心里头。矜持是在仪表上、表现上,显得很有威仪、很端庄,一切一切都很如法,所以要表现流露在外头,这就叫矜持。自个儿老这么克制点儿,就好像端着点架子,他那个意思,有点做作,就叫矜持。善护己念是在心里头,所以菩萨善护己念,不是叫你随便什么,但是他不是流露在外头。外头看到这个人好像很不什么,很多缺点,很多什么什么东西。你比方说现在辞海里不叫做菩萨蛮吗?填词《菩萨蛮》。什么叫菩萨蛮?像度母那个像,还有自在观音那个像,南海观音那个像,斜靠着,这个手这么着,那个手往那边一放,不是双趺坐那么端坐,就是菩萨蛮。她不是那么矜持,不是我一定要随时都摆着保持住这个架子,但她心里头是善护己念。二祖他不就是淫坊酒肆吗?你是个出家人怎么往这儿跑呢?“我自调心,与汝何干”,那就没什么叫矜持了,我调我的心,不关你的事。这个他就是两种做法,一种做法是做给让大伙看的,你这个人不错的;一个是我真正里头是怎么回事。这个别把它搞混了。

  矜也不好嘛。“躁”就是急躁。咱们过去见过这两位老居士,都过去(按:去世)了,这两位老居士是同姓,我也不说是谁了。一位老居士拿着念珠,哇啦哇啦急呀——躁。还有一位老居士,也过去了,他说你看着我念,我就照着实际这么修,表演给我看,念着念着,后来这个人身体晃起来,佛珠在手里哗啦哗啦,他说一天念三万,实际不够三万。他那佛珠哗啦哗啦,这一哗啦就好些过去了,哗啦哗啦……自个也不能自控,都属于躁。福生他用功就很躁,就是要使这个劲儿。这个“躁”和这个急躁情绪分不开,又想很快地成功,急躁情绪连世间法都不行,他就是不能老实念。所以我们就在这些地方上要注意。咱们听了之后,都去用功去。你说我做到第一念,这个很难呐,你要我平常,我也平常不下来,这些问题咱们去避免。我们总一步一步来嘛,你总不能一口吃了一桌酒席。

  这里讲的毛病,哪一句我最明显,就治哪个病去,快不一定就是躁。“矜躁”,就是要做出一个样子,显得我很恭敬啊,就是“矜”;“躁”,急躁,想速成,很使劲。我常说使横劲,使横劲要把车蓷勫,推车是顺劲,你使横劲不就翻了吗?不能使横劲,好多人就喜欢使横劲,横推车,这个劲就不行啊,不顺。

  “卜度”,老琢磨我怎么样。看经也是,这个是什么什么位次?到了什么位次?我怎么样?老卜度,老琢磨。刚念得好一点,哎呀,我这个是不是要如何如何了,老琢磨,所以他就是分别嘛。夏老师的诗,“散乱固成病”,你念佛念得很散乱,乱七八糟当然是毛病啊,“分别引魔军”。大家要契合夏老师的东西,这是菩萨。要是不这么看,对于这话你不很好去重视,他是肉身菩萨。我们就是不懂得这平常,我们就非得期待他放光,这才是菩萨,对肉身菩萨就是平常,你就不认识,就是不认识。“散乱固成病”,你念佛念得很散乱,这当然是毛病啊。可你要去分别就引来魔军——我这念得是好还是念得不好——你这就把八万四千魔军都引来了。你那个只不过是病,再去分别就把魔军都找来了,这两个份量大不一样。所以就这么念,好也是这么念,不好也就是这么念。念着念着总有几句是第一念的,自然暗合道妙,总有那么一句两句是进入现量。到了这个时候,这一句两句就比你那散乱的千句万句不一样,因为到了那时候它是个无限大。你在“第一念”中的一切它是个无限大。其他,你总有点琢磨,我用功夫怎么怎么样子变化。你那个,这个数字你可以说等于亿的亿次方,亿的次方有数吧。亿的亿次方和无限大比较,这亿的亿次方等于零,忽略不计,你有数。亿次方再跟无限大比也是忽略不计。



  其他相关文章
· 下一页:希冀玄妙(入第二念)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