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印光大师文集 - 净土法要 - 护法奉教·弘法护教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宋儒佛缘

  宋,杨杰,字次公,号无为子,参天衣怀禅师大悟。后丁母忧,阅大藏,深知净土法门之殊胜,而自力行化他焉。临终说偈曰:“生亦无可恋,死亦无可捨,太虚空中,之乎者也,将错就错,西方极乐。”杨公大悟后,归心净土,极力提倡。至其临终,谓生死于真性中,犹如空华,以未证真性,不得不以求生西方为事也。将错就错者,若彻证真性,则用不著求生西方,求生仍是一错。未证而必须要求生西方,故曰将错就错,西方极乐。莲池大师《往生集》,于杨公传后,赞曰:“吾愿天下聪明才士,咸就此一错也。”此可谓真大聪明,不被聪明所误者。

  若宋之苏东坡,虽为五祖戒禅师后身,常携阿弥陀佛像一轴以自随,曰:“此吾生西方之公据也。”及其临终,径山惟琳长老,劝以勿忘西方。坡曰:“西方即不无。但此处著不得力耳。”门人钱世雄曰:“此先生平生践履,固宜著力。”坡曰:“著力即差。”语绝而逝。(文钞三编卷四·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(自序见文钞续编))



  有关其他文章
· 下一页:白居易念佛诗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