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印光大师文集 - 净土法要 - 印祖道德篇   │ 文章推荐
 

  虚怀谦逊

  光一介庸僧,毫无淑状。一向行乞,亦不能得。遂于大富长者之门,拾取所弃之残羹馊饭,以自滋养。亦有不嫌酸臭者,迫以求施,遂即以此见与。但取彼此相适,并不计余人之所厌闻而不欲见也。以故一无所宗,二无门庭,三无眷属。并未与人结一同参,立一社会。凡有来者,则令其各尽己分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信愿念佛,求生西方。即上等天姿,出格学识,亦以此相奉。喻如童子奉沙,只期摅我之诚,绝不计及彼之可用与否?不意二字贱名,竟渎阁下之耳。二十日接手书,不胜惭惶、惊惧、欣慰、忧戚之至。以阁下误听人言,误许为法门中人。遂将错就错,陈我劣见于左右,以答谬为称许之意。知所说固不当阁下一盼,然不妨聊表我心而已。(增广文钞卷二·复王与楫居士书)

  厚德无私

  光之为人,了无私心,以故一生不收徒众,不立门庭,不结社会(团体、组织)。有人送光之钱,不用于印书,即用于赈急,不令由他人之钱,长自己之业。况今已六十八岁,来日无多,正好为自己与他人作往生西方之缘而已。(文钞三编卷一·复王照离居士书一)



  有关其他文章
· 下一页:力行赈济
· 返回目录
地藏孝亲网